专访《无名之辈》导演饶晓志:我也是沉沦在生活漩涡中的 “无名之辈”


最近,有一部电影刷爆朋友圈,在豆瓣上也获得了8.4分的高分,连韩寒陈坤也在微博上强力推荐。这部电影里没有什么流量花旦小生,却有坐着演戏也能演的出神入化的实力派演员。没有宏大的叙事,没有酷炫的特技,有的只是再寻常不过的小人物和鸡毛蒜皮的零星小事。可就是这样一部看似平淡的电影,却获得无数好评,因为很多人都在这部影片中看到了自己的影子,即使活的再憋屈,也要小心翼翼地揣好不愿被随意践踏的自尊。这部神奇的电影,有着一个再普通不过却饱含深意的名字——《无名之辈》。


或许很多人对片中演技精湛的两位主演陈建斌和任素汐颇为熟悉,但对这部影片的导演饶晓志却了解不多。当我们走近这个带着黑框眼镜面带善意的青年导演时,他的质朴,他的坦率,让人可以轻而易举的打破初识时的距离感。作为绅士喜剧开创者的他,给我们呈现出很多十分“接地气”的内容,连他自己也坦言,其实我们都在被无情的岁月裹挟着前进,他也是沉沦在生活漩涡中的“无名之辈”。


A cool fish :我们是不放弃挣扎的咸鱼

 电影《无名之辈》的英译名叫做“a cool fish”,其实把“a cool fish”单纯直译的话,可以叫做“一条咸鱼”。在饶晓志的眼里,其实市井中的无名之辈,就像没有远大志向的咸鱼,偏安一隅,不思进取。但这些“无名之辈”虽然没有多么崇高的追求,却把尊严看得比命还重,你可以说他们鼠目寸光,但绝不能随意践踏他们的尊严。


章宇饰演的眼镜和潘斌龙饰演的大头,是两个乡下的小混混,一个想当大哥,另一个想挣钱娶媳妇。感觉在农村混不下去了,他俩就来到城里,企图通过抢劫来改变人生,没料到抢来一堆模型。听到电视上把他们俩称作“最蠢的抢劫犯”,眼镜气愤不已,“老子抢劫,老子犯法,老子该遭抓,老子该坐牢......但你们不要羞辱老子!”即使落魄至此,他也未曾放弃对尊严的捍卫。



任素汐饰演的马嘉祺虽然也是市井小人物,也同样坚定地捍卫自己的尊严,害怕被别人看穿自己卑微的内心。马嘉祺高位截瘫,每天只能在家里坐着,全身只有脑袋能动,但她的性格还是怼天怼地,风风火火,用任素汐自己的话来说就是“外强中干,里边有多自卑,外边就有多彪悍”。


正如饶晓志导演所说,“这些无名之辈他们处境非常尴尬和绝望,他们基本上已经到了一个很低谷的地方了,但哪怕他们是一条冻鱼了,他们都还在挣扎,还想去和生活战斗”,“无名之辈”们虽然没有太多远大的抱负和追求,但却为了维护那卑微至尘埃的尊严,面对残酷无情的生活,始终未曾放弃那份执著与挣扎。

演员和导演其实是互相成就的

 “我们太熟了,有时我们还会吵架呢。因为她也能完成,她也信任我,我们就一块儿来做这件事。感触就是,大家都在进步,至少我们都还算认真的人。而且素汐一向是很真的一个人,无论是平时的为人处世还是演戏,都流露出最真实的情感”,当谈及和任素汐再次合作的感受,导演饶晓志如是说。


其实从饶导的话里不难感受到,演员和导演之间其实是互相成就的,就好比鱼和水的关系,鱼离不开水,水也离不开鱼。

饶导在当初选择演员的时候,虽然交际圈有限,可供选择的空间不大,但他还是没有放低自己选择演员的标准,用他自己的话说,他“只认实力派”,最终选择了陈建斌、任素汐这样演技精湛的演员担纲主演也并无意外。


他认为选角更重要的是“准确和合适”。“拧巴就不行,拧巴出来的结果就跟那种强行在一起的一对是一样的,最后大家都不满意,导演不满意,演员也不满意”。任素汐是他很早就认识的,在他执导的经典舞台剧《蠢蛋》中,两人就曾合作过。而选择陈建斌,是因为他在出演《甄嬛传》、《三国》之前,还演过很多非常经典的作品,他身上的特质,让他可以胜任“马先勇”这个角色。


饶导的信任也换来了几位主演在这部片子中所贡献出的“教科书”般的演技。“在拍摄的过程中,每个演员都在贡献自己对这部作品的能量,除了完成他本身饰演的角色以外,甚至可以在台词、在人物梳理方面都给我更多好的建议。这一点来说,我认为基本上每一个演员都达到了”。


章宇饰演的“眼镜”给他很大的惊喜,任素汐只用“脑袋“演戏却丝毫不影响演技的发挥也收获无数赞誉。导演的信任成就了演员精湛的表演,演员敬业的精神也成就了导演精益求精的追求,演技可圈可点的演员和要求细致严苛的导演才成就了这部口碑颇佳的“良心之作”。

最鲜活的真实,来自触手可及的生活

《无名之辈》能取得这么好的口碑,除了演员精湛的演技,对生活几近真实的呈现也是很重要的因素之一。最动人的作品,来自用情至深的演绎,最鲜活的真实,来自触手可及的生活。


拍摄过程中让饶导印象最深的一场戏,是马先勇买李子的那场戏,虽然平淡无奇,却非常贴近生活,真实的让观众触手可及,而非悬在空中,“那场戏就是生活本身”。这场戏是他和陈建斌临时讨论出来的一场戏,“那场戏给我的感受是,我们要给一个小城市或人物以生活,而不仅仅是事件本身。我认为那是一场对人物来说非常重要的戏。能触动我的戏在全片有很多,但是那场戏让我记忆很深刻,而且是我们临时在群众演员中找的一个‘无名之辈’演员来出演这个片段里的重要角色,我觉得他演的非常好”。


除了要呈现生活中的点滴真实,为了给观众更好的代入感,演员们进组之前就要练习剧中要用到的方言。饶导还要求他们在日常生活中不要用普通话交流,而要用西南方言。也就是这样严苛的要求,才让任素汐那段“怒怼”那么有冲击力。


往往是最为真实的东西,才能把生活“抽丝剥茧”,让生活的真相一点点的显露出来,往往是最为朴素的情节,带来更摄人心魄的力量。

白云苍狗,我们都是被时间裹挟着前进的“无名之辈”

 时间如白驹过隙,悄然流逝,无影无息。白云苍狗,平凡的我们其实大多是“无名之辈”,被时间裹挟着前进,难以停歇。

正如饶导所言,生活其实就是一个很大的漩涡,“我也处在这个漩涡之间,无论是过去、现在,或是未来,都被卷进这个巨大的漩涡,时间、合作伙伴会赶着你一起往前走,生活本身和家庭也会赶着你往前走”。


拍摄这部片子的灵感,来自尧十三的那首《瞎子》。那时候,他和章宇刚参加完爱丁堡艺术节,从伦敦飞回北京。因为自己有“恐飞”的症状,所以喝了很多酒来麻痹自己。在飞机降落前,他害怕脑海中会浮现出坠机的画面,就听音乐来转移注意力。

他当时听的就是尧十三的《瞎子》。这并不是他第一次听这首歌,可这次他却把这首歌反复循环了很多遍。听着听着他就落泪了,怀念起了故乡,他不认为自己对故土有多么深厚的情怀,可那一刻,浓浓的乡愁却从心灵深处喷涌而出。于是,乡愁便成了他创作《无名之辈》的初衷。


其实到底想通过影片讲些什么,他自己也不清楚,只是想把所见所闻所想呈现出来。他并没有什么超脱于俗世的思想,只不过“总结了一下,罗列出来,做了艺术加工”。

他觉得这部影片传递的是对生活的无奈,是“一种绵长的情绪,绵长的无力感”。当静下心来去看这部影片时,可能会“从某一个人身上找到什么或者某一刻感觉这就是我啊”。


在他看来,其实生活中很多人都是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无名之辈”,当然,他自己也不例外。很多人都难以挣脱生活这个深不见底的巨大漩涡,只能被时间裹挟着,不断前行。这种时间的催促感,包含着生活的辛酸与无奈。虽无力挣脱,仍不愿妥协,只为存留心底那卑微至尘埃的尊严


这大概就是《无名之辈》了,饶晓志用心执导的《无名之辈》,任素汐走心演绎的《无名之辈》,“小人物 大情怀”的《无名之辈》。前一秒你还在为片中人物的惨状大笑,可能下一秒你就会为他的遭遇痛哭。


饶晓志觉得自己是“提问的人”,而非“讲故事的人”。他觉得“生活中有特别多的选择。可以无名,但不可以无尊严”。我们都是沉沦在生活漩涡中的“无名之辈”,笑是自嘲,哭是共鸣,最后燃起的希望,是共勉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